@ 2009-01-15

 

 

 

看了王立群讲解的《孟子》,所以也能算是读过,借别人之手读的。

《孟子》的三个境界,1.自强不息,2.坚持本心大隐隐于朝,3.心容包物。强势人格。。

舍生取义的人生意义。。。。。

 

王立群两次失学,却不失志,30多岁,教了10多年书继续的考研,79年考研也算是第一批考研的人类,践行了孟子的儒家积极的思想,经世致用,教书育人。

 

上帝的故事。一个圣诞夜,一个小男孩来到一个鞋店门口,看着橱窗里的鞋子发呆,店里的老板问那个小男孩怎么啦?小孩说,我想要上帝给我一双鞋子,随后,老板把小孩请进屋里,打了一盆热水,把小孩脏兮兮的小脚洗了一下,并且拿了一双袜子给他穿上了,并且说:上帝告诉我说,不能给你鞋子,只能给你干净的袜子,让你自己去寻找适合你自己人生的鞋子。若干年后,这个鞋店的老板接到一封信,信上说,尊敬的先生和夫人,您还记得若干年前给过一双袜子的小男孩们,很感谢您所给予的帮助和比金子还珍贵的赠言,今天我找到了那双鞋子,那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,而署名是林肯,美国的第16任总统,亚伯拉罕·林肯。

@ 2008-06-24
Tag: 读书

 

 《佛教十五题》季羡林

从起源发展到现在的趋势,都有涉及,更像是话题版的普及读物,季先生开始从语言方面进入佛学领域,对于法显、玄奘也有讲述,对《大唐西域记》及对儒道影响也有分析。

佛教的回流、很有趣,也是一种轮回,是文化的圆通,不是快递。

@ 2008-04-27
Tag: photo。

为了希望泉杂志的封面·来晒一次书。

借用下何兆武先生的《上学记》。十分感谢。

好书/好天气

@ 2008-03-28

断断续续的看完了米兰·昆德拉的《无知》,所有的文字都在意识中回荡着,一个流亡者的大回归,伊莱娜回归的布拉格,已不是她离开时的布拉格了。

《奥德赛》中尤利西斯的回归,是强烈的,但也是痛苦的,迫不及待的回到依塔克,放弃了卡吕普索,但是尤利西斯接受了一切的考验,杀求婚者,背叛者,可怜的是帕涅罗珀开始都没有认出他。

尤利西斯在异乡的安乐生活与充满冒险的回归,这两者之间,他选择了回归,对未知探索(无限)的舍弃,对已知回归(有限)的赞颂,较之无限的,他选择了有限的。卡吕普索与尤利西斯共同生活了七年,比尤利西斯和帕涅罗珀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很多,但是荷马以桂冠来赞颂这种思乡之情,划分完了感情的道德等级,人们同情帕涅罗珀的痛苦,但是不了解卡吕普索的眼泪。

尤利西斯一心想回到家乡,但是回去了以后,大家都在这里谈起了依塔克的变化,而没有问他是怎么样回来的,因为人们都不会以为尤利西斯是异乡人,而是他们的一员,而他生命的精华,却在漂泊之中,而这种内心的记忆只有通过讲述才能获得,而无人关心他的讲述。

伊莱娜在马丁死后与古斯塔夫在一起,古希望活在布拉格,而不了解伊莱娜回归的痛苦,他已经属于了巴黎。而后她遇到奥·约瑟夫,一个不知道她是谁的男人,但是伊莱娜却是坚定的认为她爱着从回忆中走出来的人,一次交欢后,拥有一种困惑回归的约瑟夫,还是走向了通往丹麦的路上,而古斯塔夫在与伊莱娜母亲混乱的放荡后,正等着在酒店熟睡的伊莱娜。

伊莱娜用痛苦回归的喜悦来证明流亡者的痛苦,她错了,人们喜欢的是她本人而不是她的痛苦。爱情(伟大的、唯一的)的概念,有可能产生于赋予我们时间的严格限制,如果时间无限,约瑟夫会那么依恋他死去的妻子?在第39节,昆德拉推出了他的一点想法。

斯卡采尔把自己关进悲苦之屋300年,他发现国家被东方帝国吞噬了,他错了,对未来,任何人都会出错,人真的能认识现在?

不知晓未来的人怎能理解现在的意义?如果他们不知现时会把他们引向何种未来,又怎能判断这一现时是好是坏、怎能够支持、怀疑、厌恶呢?

阿诺德·勋伯格,称他以后的100年内,他将主宰世界乐坛,但是,1951年勋伯格去世,但是今日,在不到60年的时间里,知道他的人很少了,更不要说主宰,他说的其实并不是一句空话,而是他高估了未来。1930,勋伯格说:收音机是一个敌人,冷酷无情的敌人,将音乐灌入我们的大脑,收音机将音乐变成一种普遍的噪音的一种。

我不知道昆德拉告诉我们什么,但是有一点肯定,人们整个一生已经在我们一无所知的年代决定了。

而我看到了,“死人和孔雀同在一匹马背上”。

@ 2007-11-12
Tag: 读书

    最近看了点诗的评论,因为前一段看朱光潜“说一切文学要有诗的潜质”,便多看了点,近读《汉语的奇迹》,张远山著,148千字,但是断断续续读了一周,不是难解的语言,而是过于平易的语言。原来以前读的诗错了,华丽的词语,优美的铺陈,做做的写着别人的故事。

    “哲学家们总是分析,分析,冷冰冰的毁灭秘密”---德彪西 

    “诗歌必须成功的抵制智力,智力仅仅是理解形式和遵循规则的能力。我认为杰作产生需要绝大的生命智慧和语言结构和思维结构,华莱士·史蒂文斯。”

    “诗歌与散文的语言区别”:古代大赋堆砌辞藻,生怕大家认得。唐宋诗词浅显易懂,甚至文盲都会的词,杰作不需要多少词汇量,只需要对语言的特殊敏感和独特手段语言的炼金术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李商隐,被评家诟病,很多人误解了空前诗美后面的辞藻,是相当平易和朴素,或许只有李煜的词才能相配,是李商隐而不是李杜促成了一个流派-西昆体的产生,而西昆体的没落,是杨亿们缺少思维内容和语言形式的高度统一。

   “一个徒有深刻思想的人,最好去研究哲学,一个有超绝智力的人,最好去写寓言。一个徒有琐碎感觉的人,可以去写散文,而一个打算作为诗人的人,除了要具备上述外,还有具备语言天才和形式天才。

   每一代人都在一遍又一遍地书写着同样的内容。”---博尔赫斯

    选诗的形式诗学观,摒弃浪漫主义的滥情和感伤主义的煽情。

    江河的《接触》,轻松简单,意思也朦胧。江河是朦胧诗中最全面的一位,思维和表达方式超越了同代人的思维模式。

说些近的吧

谈点身边的事

只要屋子足够大

两个人坐得远远的

声音毛茸茸擦过

蜜蜂的脚

安静地理着触须

批次的手势-----

摸着一团烟

一溪头发

岸边的两只船

湖水蓝得足够宽

拍击声

稍稍能听见 

要么说些更远的

更远的

远到天际

到看不见你

那样我就去找你

一定把你找到 

     真正的诗歌从不追求公认的因而必定陈腐的诗意,常常在诗中挖掘新的审美意蕴,开拓新的区域。

    《北岛与<今天>一代》北岛70年代喷出,是高扬理性的文化批判者。北岛之于新诗作用,如陈子昂之于唐诗,如一根空谷幽兰,一反六朝绮靡颓风,而北岛是一个愤怒的葡萄,一反半个世纪来的》假》大》空。“我站在这里

代替另一个倒下的人

为了每当太阳升起

让影子像道路

穿过整个国土      《结局与开始》

    而第三代诗人,取了孙子般的诨名,只有李贺式的雕章琢句之徒,和杜牧式的颓废浪荡才子。

共1页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