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 2008-07-27
Tag: station

很强悍的暑假生活开始了,似乎是热的昏了,很有创意的想法。。。

估计偷车人看了也心寒,下次偷车不要选有想法的人的。。。。

zuzhou。。。。

 

@ 2008-04-10
Tag: photo。

    今天狂风,回住处依然艰难,骑车顶风作案。路过板桥拆房,真是一片热火朝天,丝毫看不到寒风的影响,反而借着风势,拆除的尘土消失的还会快一点。

    拆房的机器很是专业,留有一款带有标记的墙面没有打碎,似乎等着最后一刻显功而用。路过时候没有带相机,回去后,心有不甘,还是带着大病初愈地L3奔赴现场,到了一看,还是没有动那块墙面,随即狂按了十几下快门,还算是有收获地回来了。帽子也被刮落在水里,幸好有几张比较满意,没有赔了帽子又折兵,庆幸。

 

@ 2007-12-10

蜗牛的家是厚重而甜蜜的负担
@ 2007-12-08

又是一个杂志诞生的日子。也许是天意,经过北区大学生活动中心的时候,看到了门口堆了很多包东西,类似印刷品。突然来了好奇心,看着一些人(后确认是发行部的同仁)搬着,很费力的搬着,我犹豫了,当看到大头设计的封面的时候,我又惊喜了。是我的杂志,就是我的杂志。也许是缘分吧,也许是巧合,真的说不出来,不敢看,因为害怕有错误在注视着我。不想看,因为太多遍的来来回回,失去了最初的新鲜感。但是见到的时候,我又翻了起来,最初的新鲜感觉又回来了,当铅字留在纸上的时候,是多么的好,即使设计是多么的乱,多么的烂,多么的扯淡。  

  

今天电话一低调的人,偶尔说起读书,她在读昆德拉的书,说到负担,人应该有点负担,一个女人一定要负担一个男人的重量,很好的一句话。那男人的负担呢,真的不敢想像,男人需要女人来负担。那女人既负担一个男人,也孕育一个生命,这样看,还是女人的负担比男人重了。苦命的女人,但是很要命的女人,正如社会中女性扮演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因为她们是很要命的,要你的命,也能要你儿子的命。

 

在邮箱中看到一封来稿,又是无奈的伤感和困惑,自我的疗伤,文笔细致的不行,确实大学带来了安慰,也带来了迷茫,四处泡沫的危机,四面楚歌的悲凉。特别想回复她,也回了。有气无力的打着字,折磨着键板,大学真的需要一块地方,共同感伤,犹豫的悲伤,在现实中欢乐,在以后蠡湖的某一板块中悲伤,蠡湖,奋斗·解惑·疗伤也。 

 

@ 2007-10-18

偶尔路过,发现一个很大的积木,完全的堆积的如此的庞大,可能“乐高”改做房地产了。。

风险/奉献。。

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