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10-30

10.28

四次退票,来回误车。从没有过的放弃了时间的束缚,不停的来回奔走,在时间轴来回巡游,人的无助只能随着时间而无能为力不从心,大概真的混乱了。往返于改签和退票,但是没有丝毫的倦怠和不安,反而很安逸的享受着等车的时间。

大厅阴暗的灯光照在荧光屏上,着急买票的人们抬头望着,不停的计划着何时何次可以达到,目不转睛的盯着,憨态有趣。透过那层玻璃,退票员灰色的脸上不停的木然。没有反应的你问我答,闲了时,顺手抽出支烟,很轻佻的抽着,吸到一半的时候,潇洒的两指发力,顺着退票窗口,一个弧线,烟灰真的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,滚了两圈,定住了,但是没有灭,泛着一点火光。回手拿出了psp,煞气的玩着,似乎别人欠他的钱,玩就高兴点儿好了,看来装深沉和忧郁是时尚的。又来了一个人,麻利的操着上海的口音,一支烟比语速还快的划进了退票口,弹到键板上,进入了抽屉,笑容在阴沉的脸上泛滥开来,在地上自言自语的那支熄了,无声息了。


评论

  • 沙发

    匿名 () 发表于 2007-10-30 20:12:42  [回复]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