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12-08

又是一个杂志诞生的日子。也许是天意,经过北区大学生活动中心的时候,看到了门口堆了很多包东西,类似印刷品。突然来了好奇心,看着一些人(后确认是发行部的同仁)搬着,很费力的搬着,我犹豫了,当看到大头设计的封面的时候,我又惊喜了。是我的杂志,就是我的杂志。也许是缘分吧,也许是巧合,真的说不出来,不敢看,因为害怕有错误在注视着我。不想看,因为太多遍的来来回回,失去了最初的新鲜感。但是见到的时候,我又翻了起来,最初的新鲜感觉又回来了,当铅字留在纸上的时候,是多么的好,即使设计是多么的乱,多么的烂,多么的扯淡。  

  

今天电话一低调的人,偶尔说起读书,她在读昆德拉的书,说到负担,人应该有点负担,一个女人一定要负担一个男人的重量,很好的一句话。那男人的负担呢,真的不敢想像,男人需要女人来负担。那女人既负担一个男人,也孕育一个生命,这样看,还是女人的负担比男人重了。苦命的女人,但是很要命的女人,正如社会中女性扮演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因为她们是很要命的,要你的命,也能要你儿子的命。

 

在邮箱中看到一封来稿,又是无奈的伤感和困惑,自我的疗伤,文笔细致的不行,确实大学带来了安慰,也带来了迷茫,四处泡沫的危机,四面楚歌的悲凉。特别想回复她,也回了。有气无力的打着字,折磨着键板,大学真的需要一块地方,共同感伤,犹豫的悲伤,在现实中欢乐,在以后蠡湖的某一板块中悲伤,蠡湖,奋斗·解惑·疗伤也。 

 


评论

  • 心思很细哦···

     回复 流觞 说:
    汗·无意路过·无意瞎写
    (2008-10-01 00:53:41)

    流觞 () 发表于 2008-09-30 22:22:28  [回复]
  • 班长真是是东北男人的外表,江南女人的心理~~

     回复 jaja 说:
    诶·!汗···
    (2008-10-05 15:17:45)

    jaja (http://blog.163.com/twinswsm/) 发表于 2008-09-25 19:59:38  [回复]
  • 呵呵 评论比较有意思 不过觉得蛮对的 女生有时候是挺坚强 即使在展现脆弱的时候 那时侯也是挺坚强的 或许说女人如水 水其实是打不破的 嘻嘻 快女权主义了 不过男生真的有的比较能装 明明不开心还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 或许是说 人是一棵脆弱的芦苇 不过我的理解 虽然脆弱 但是仍可以站的很直 不随风而倒 或者成为坚硬的东西

    birdinthesky () 发表于 2007-12-09 21:49:31  [回复]
  • 很要命的女人,正如社会中女性扮演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因为她们是很要命的,要你的命,也能要你儿子的命。
    有意思~
    以前的读书笔记~"在这个世界上,女人常常因简单而成为受害者,但她们却不是人性的失败者,失败的是男人,沮丧的也是男人,求饶和求搀扶的还是男人。她们因宽恕和相搀扶反而才受害的。
    女人是脆弱的强大,男人是强大的脆弱。
    女人是雪中的白,而男人是雪中的惨白。"

     回复 lu 说:
    有时候说男生很坚强·那是装出来的··有时候说女人很坚强·那是真的
    (2007-12-09 19:17:49)

    lu (http://whl1987.tianyablog.com) 发表于 2007-12-09 12:07:31  [回复]
  • 老大,今天又看到你了。。嘿嘿。。感觉真不赖。。我就会说没有用的 。。

    小小 () 发表于 2007-12-08 21:59:03  [回复]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