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04-24

今天下午是应该纪念的,这是进我入大学以来的第一次补课(大学应该就没有这个词了),由于一些原因,我和很多同学没有上到上周三的展示设计课,任课的老爷子(尊称)就给我们补了一下,很短,30分钟,不管内容讲的怎么样,我很感动,一个教师的本质(传道的认真,还有留给我们解惑的时间)体现的淋漓尽致,他语言中充满无奈,我也无语的看着他,最后说了句是“态度”问题而愤然离去。

我又无语了,不上课就是态度不好么,其实就是陈幼坚来365天都给我们上课,我们每天都一定会去?一定不会睡觉呢?我表示怀疑。诚然是态度问题,但是我想最根本的还是制度的问题,我们是被动的接受知识,没有主动的获取,一旦有了机会去追求知识,确实又以不上课大名冠之,谓之态度不好,实在不知如何是好。

回想两年半的时间,都是按任务来做,没有按照兴趣来做,这样就是很大程度上使我们的敏感度降低了,使我们很少能感动一些,激动一些,反而十分的淡定,老成,学生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态度让我感到了木然,为何不在高兴地时候放心的高兴,快乐的时候放纵的快乐,痛苦的时候大胆的痛苦。

而是为了点名不知所谓的活着,上着所谓的“课”。

 

让人感动的学者。。

 


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