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 2009-01-15

 

 

 

看了王立群讲解的《孟子》,所以也能算是读过,借别人之手读的。

《孟子》的三个境界,1.自强不息,2.坚持本心大隐隐于朝,3.心容包物。强势人格。。

舍生取义的人生意义。。。。。

 

王立群两次失学,却不失志,30多岁,教了10多年书继续的考研,79年考研也算是第一批考研的人类,践行了孟子的儒家积极的思想,经世致用,教书育人。

 

上帝的故事。一个圣诞夜,一个小男孩来到一个鞋店门口,看着橱窗里的鞋子发呆,店里的老板问那个小男孩怎么啦?小孩说,我想要上帝给我一双鞋子,随后,老板把小孩请进屋里,打了一盆热水,把小孩脏兮兮的小脚洗了一下,并且拿了一双袜子给他穿上了,并且说:上帝告诉我说,不能给你鞋子,只能给你干净的袜子,让你自己去寻找适合你自己人生的鞋子。若干年后,这个鞋店的老板接到一封信,信上说,尊敬的先生和夫人,您还记得若干年前给过一双袜子的小男孩们,很感谢您所给予的帮助和比金子还珍贵的赠言,今天我找到了那双鞋子,那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,而署名是林肯,美国的第16任总统,亚伯拉罕·林肯。

@ 2008-03-28

断断续续的看完了米兰·昆德拉的《无知》,所有的文字都在意识中回荡着,一个流亡者的大回归,伊莱娜回归的布拉格,已不是她离开时的布拉格了。

《奥德赛》中尤利西斯的回归,是强烈的,但也是痛苦的,迫不及待的回到依塔克,放弃了卡吕普索,但是尤利西斯接受了一切的考验,杀求婚者,背叛者,可怜的是帕涅罗珀开始都没有认出他。

尤利西斯在异乡的安乐生活与充满冒险的回归,这两者之间,他选择了回归,对未知探索(无限)的舍弃,对已知回归(有限)的赞颂,较之无限的,他选择了有限的。卡吕普索与尤利西斯共同生活了七年,比尤利西斯和帕涅罗珀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很多,但是荷马以桂冠来赞颂这种思乡之情,划分完了感情的道德等级,人们同情帕涅罗珀的痛苦,但是不了解卡吕普索的眼泪。

尤利西斯一心想回到家乡,但是回去了以后,大家都在这里谈起了依塔克的变化,而没有问他是怎么样回来的,因为人们都不会以为尤利西斯是异乡人,而是他们的一员,而他生命的精华,却在漂泊之中,而这种内心的记忆只有通过讲述才能获得,而无人关心他的讲述。

伊莱娜在马丁死后与古斯塔夫在一起,古希望活在布拉格,而不了解伊莱娜回归的痛苦,他已经属于了巴黎。而后她遇到奥·约瑟夫,一个不知道她是谁的男人,但是伊莱娜却是坚定的认为她爱着从回忆中走出来的人,一次交欢后,拥有一种困惑回归的约瑟夫,还是走向了通往丹麦的路上,而古斯塔夫在与伊莱娜母亲混乱的放荡后,正等着在酒店熟睡的伊莱娜。

伊莱娜用痛苦回归的喜悦来证明流亡者的痛苦,她错了,人们喜欢的是她本人而不是她的痛苦。爱情(伟大的、唯一的)的概念,有可能产生于赋予我们时间的严格限制,如果时间无限,约瑟夫会那么依恋他死去的妻子?在第39节,昆德拉推出了他的一点想法。

斯卡采尔把自己关进悲苦之屋300年,他发现国家被东方帝国吞噬了,他错了,对未来,任何人都会出错,人真的能认识现在?

不知晓未来的人怎能理解现在的意义?如果他们不知现时会把他们引向何种未来,又怎能判断这一现时是好是坏、怎能够支持、怀疑、厌恶呢?

阿诺德·勋伯格,称他以后的100年内,他将主宰世界乐坛,但是,1951年勋伯格去世,但是今日,在不到60年的时间里,知道他的人很少了,更不要说主宰,他说的其实并不是一句空话,而是他高估了未来。1930,勋伯格说:收音机是一个敌人,冷酷无情的敌人,将音乐灌入我们的大脑,收音机将音乐变成一种普遍的噪音的一种。

我不知道昆德拉告诉我们什么,但是有一点肯定,人们整个一生已经在我们一无所知的年代决定了。

而我看到了,“死人和孔雀同在一匹马背上”。

@ 2007-10-22

 平时也看点名人写的励志的书,感觉可以受到点启发,但是读多了感觉都差不多了。老三样换个说法,“坚持”“习惯”等词都用了跨了好几个世纪,就不能换点说法。但是看了开复先生的《做最好的自己》,感到了一种治学的严谨,书中事例颇多。包括自己做过错事,“1981年,没有按时完成哥伦比亚法学院的一个系统软件,因为玩了三个星期的桥牌才想起做那个任务,最后要延期,失信而违约,但也学会了诚信和责任”。整部书结构清晰,章目明确,极其类似中国的教科书,本人虽然很bs念了十几年的义务书籍,但是还是很希望开复先生的这本书作为教材,至少比什么思想道德之类好了很好。书中席慕容的一首《分享》,虽然有点像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但是读了才女文笔也能这般通俗,还是值得分享下。

欣赏你的人可以使你充满自信

批评你的人可以使你越挫越勇

伤害你的人可以使你更加坚强

疼惜你的人可以使你知道感恩

依赖你的人可以使你拥有能力

想依靠的对象可以让你歇歇脚(貌似这句更有意义)。。。

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